• 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

    【中國新聞周刊】除夕放不放假,就看老板了?

      10月25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2024年部分節假日安排的通知,其中春節連休八天,但除夕不放假。這樣的安排引發了網友討論:除夕放不放假,還得看老板答不答應?

      隨后,有專家表示,將除夕這一天作為彈性假期,或許是未來增加春節假期天數的過渡,“如果百分之七八十的單位都同意放假,而且對國民經濟的正面影響更多,那明年可能就真的會增加假期了!

      史上最長春節假期?

      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關于2024年部分節假日安排顯示,春節假期為2月10日至17日放假調休,共有8天,但不包含除夕。不過,通知中也提到,鼓勵各單位結合帶薪年休假等制度落實,安排職工在2月9日除夕這一天休息。

      2024年放假安排發布后,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邢偉解讀稱,2024年春節至少放假8天,從初一放到初八,如果配合帶薪休假可以放假9天,堪稱新年第一份大禮包。

      央視網發文介紹稱,1995年,中國開始正式實行“雙休”制度,大家從此過上了“上五休二”的生活。1999年,受東南亞金融危機影響,為了促進旅游消費,春節、五一、國慶開始和前后的雙休日拼成長假,這就是無數90后、00后童年記憶中的“五一七天樂”“國慶黃金周”。黃金周的效果也是顯著的,1999年的第一個“國慶黃金周”,全國出游人數2800萬人次,旅游業收入達到140多個億。

      隨后有專家提出,曾經的節假日設定不重視傳統文化,需要調整。自2008年起,五一勞動節改為放假一天,剩下的幾天分給了清明、端午和中秋。節假日更分散,調休也就用得更頻繁了。

      按照去年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2023年春節假期計劃來看,春節假期僅有7日。

      北京大學城市與環境學院旅游研究與規劃中心主任吳必虎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春節延長1天假期,為大部分人回家過年和中長遠度假提供了條件。同時,此次法定節假日安排長短配合較好,能更好地滿足大眾休假和出行的需求。

      邢偉也提到,此次放假安排充分考慮到這些法定節假日的日期特點,形成了四個3天短假、一個5天小長假、一個7天長假、一個9天超長假的假期分布,較好地實現了長假與短假相互交錯的局面。通過長假、短假的合理搭配,人們可以提前做好全年的出行計劃與安排,在探親、休閑、旅游等方面擁有更多更好的日期選擇,避免“一窩蜂”出行和“扎堆”旅游。

      吳必虎補充,這次的調休做到了盡量減少人工調動,“可以發現,明年沒有7天連續工作的情況,這一定高程度減少了被動調休的負面情緒,更多體現了人本主義!

      除夕不放假,年夜飯怎么吃?

      值得關注的是,盡管春節放假調休的時間由過去的7天增加至8天,但仍引起了不少網友的不滿!俺Σ环偶,說好的要重視傳統節日呢?”“年夜飯都吃不上,叫什么過年?”“感覺守歲被拋棄了,年味也會越來越淡了”。

      另一方面,通知中提到鼓勵各單位結合帶薪年休假等制度落實,但企業能否落實帶薪休假,同樣也有待考量。

      邢偉提到,國辦發文中首次提出了鼓勵結合落實帶薪年休假等制度來落實,實質上就是倡導企事業單位在保障基本運行的前提下,能放則放。

      2024年節假日安排發布后,北京某出行領域公司的員工小星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其公司的帶薪休假制度落實很好,只要按照公司制度執行,并提前安排好工作,就可以順利請假,公司也會提前做好部門內員工排班問題。然而像2024年這樣的出行上班的情況,她還從沒有遇到過,也不知道公司到時候會如何安排,“除夕是老習俗了,作為北漂,年夜飯要在飛機或者火車上吃嗎?”

      然而,另一家新媒體公司的負責人則認為,按照公司今年的運營情況來看,目前暫時無法落實帶薪休假,帶薪休假會增加企業的用人成本,影響公司的效益。

      中國人民大學研究所研究員劉爾鐸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春節假期增加至8天,從大方向上來說是個好事,符合國際慣例,也符合經濟發展的趨勢。然而,把除夕這一天是否放假的問題交給了企事業單位自行解決,實際上是一種模糊化處理,部分企業可能會因考慮到成本問題而不執行,“相當于是8+1的假期,這種模糊化處理其實是不太合適的,在中國人心目中,大年三十要比初六初七重要得多! 劉爾鐸說。

      北京大學城市與環境學院旅游研究與規劃中心主任吳必虎則認為,從過往情況來看,很多單位都會讓員工進行調休,即提前多上一天或幾天班,從而在除夕前兩三天提前放假。目前國辦將除夕這一天彈性納入假期,也是出于這一考量,“實際上大多數單位都會執行,除非一些特殊部門!

      吳必虎認為,2024年春節形成實際上的9天長假,一方面為方便大多數人回家過年,另一方面也為中遠距離的度假提供了條件。同時,交通部明確將除夕這一天納入了免費通行時段,“這也以另外一種形式為除夕放假提供了條件!

      不過,劉爾鐸猜測,“8+1”的假期安排,也有可能是將除夕作為未來繼續增加春節假期天數的一種過渡,“比如維持一兩年后,國家或又把除夕這天的假期也正式化了。從這一方面來看是好事情!

      吳必虎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實際上,這也是決策部門或研究機構關于增加休假時間的一個觀察機會,一是看將放假的權利交給地方政府或單位是否可行,二是看看增加一天假期的效益,“如果百分之七八十的單位都同意放假,而且對國民經濟的正面影響更多,那明年可能就真的會增加一天了!

      長假靠調休,還有更優解嗎?

      2024年部分節假日安排公布后,調休也再次被網友吐槽。

      例如,春節放假調休8天,但2月4日、18日這兩個星期日上班。勞動節和國慶節各放假調休5天和7天,但放假前后同樣都需要補一班,有網友表示,“寧愿工作日中間休一天也不要因為調休連著上好幾天”,還有網友分析,七八天小長假里包括了周六日,算上兩個調休的周日,實際上放假天數并不多。

      為何假期常常要付出調休的代價?此前,中國人民大學休閑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長江經濟帶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琪延在接受百度財經《有識》欄目采訪時提到,放完假之后再進行補班,是從經濟角度來考慮,以保證節假日總量不變且經濟總量不產生損失。但調休帶來的連續工作,往往會產生疲勞,實際上工作效率不一定高,反而會影響經濟效率。

      劉爾鐸也認為,目前我們的法定節假日通過“前挪后借”的調休方式形成了“小長假”或“黃金周”,然而,這種集中休假模式也造成了一定的出行壓力,降低了出游體驗的質量。為此,他建議將“黃金周”時間安排的自主權交給企事業單位,比如國家可以規定“黃金周”一共有多少天的假期,但是企事業單位自行選擇在“十一”、“五一”、端午節或其他合適的時間來安排,“是把自主權交給單位,這種會減少出行壓力,提高旅游出行的體驗感!

      王琪延認為,應該取消這種“前借后挪”式調休。即不要“前借后挪”,而是把這個微觀調整的權利交給企業和員工,讓他們去協商具體休幾天。如果企業這3天趕著交貨,那大家商量加班,之后補上假期。至于有一些企業或者員工愿意休“前借后挪”的假期,那也是企業和員工之間進行商量。

      但在吳必虎看來,按照國內的經濟水平和勞動生產率來看,我國還很難在短期內實行企業自主決定帶薪度假的情況,因此,國家才強制規定了固定的長假時間,“其實還是保障民眾能實現度假的權利!

      吳必虎指出,盡管“前借后挪”式調休被大眾吐槽,但從這次假期安排來看,已經做到了盡量減少人工調動,如果不得不調,也盡量縮短了連續上班的時間。

      對于增加休假時間,吳必虎表示,這實際上是一個比較大的動作。實際上,這次除夕不作硬性規定,就是要看它的效果后才做決定,“這就是一個理性的決策過程,因為公共政策往往需要非常仔細、謹慎的考量和評估才能制定出來!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av五月天_久久人人97超碰爱香蕉_最新中文字幕av无码不卡_国产裸拍裸体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