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

    混亂中的藍天救援隊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張馨予

      發于2023.10.30總第1114期《中國新聞周刊》雜志

      藍天救援隊正在陷入史無前例的混亂。在一起受到全國關注的失蹤案發生后,這件事被越來越多的人察覺。

      10月初,一名4歲半的女孩在上海南匯新城海灘走失,上海藍天救援隊接到委托,開展了搜救任務。幾天后,這支隊伍發布了中止搜救的聲明。很快,另一支號稱上海藍天救援隊的隊伍也發布了聲明,指出對方不代表藍天救援隊官方,藍天救援隊還在持續救援!罢婕倜篮锿?李逵和李鬼?”兩支藍天救援隊發出了前后矛盾的消息,讓關注此事的人們糊涂了。

      遠在廣西的桂林藍天救援隊隊長莫日華對這種混亂已司空見慣。2020年至今,藍天救援隊的內部紛爭已持續了三年多。這段時間里,北京藍天救援隊原法人代表、理事長張勇被罷免職務并開除隊籍,北京藍天救援隊隊長曹偉偉成為新的法人代表和理事長。兩人在社交媒體上指控對方存在不當行為,分別提起了訴訟。

      在藍天救援隊的體系中,張勇和曹偉偉各有追隨的隊伍,“藍天”已經產生了分裂。

      莫日華并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都是道聽途說”,但藍天救援隊的分裂在民間救援的圈子里已經傳開了!耙郧俺鋈蝿,說我們是藍天救援隊的,都有自豪感;現在一說我們是藍天救援隊的,別人就問‘你們官司打完沒有’,我都覺得不好意思!蹦杖A不明白,原本大家都是在做公益,為什么鬧成了這樣。

      在民間救援的圈子,“藍天”的名號格外響亮。藍天救援隊是國內最大的民間救援組織,擁有接近1000支隊伍,登記在冊的志愿者超過5萬名。武漢、鄭州、涿州、尼泊爾、土耳其……藍天救援隊幾乎出現在國內每一個重大自然災害的現場,也常常遠赴他國參與國際救援。

      平瀾公益基金會創始人邱莉莉是北京藍天救援隊的創始人之一和首任法人代表,她把中國民間救援隊的圈子形容為金庸筆下的江湖世界!坝猩倭,有武當,有峨眉,每個派別都有愛恨情仇,派別之間有各種聯系。最關鍵的是價值觀的一致——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在這個江湖中,藍天救援隊是公認的“名門大派”。但是現在,沒有人能說清,藍天救援隊還要在混亂中度過多久,這一切又會給它自身帶來怎樣的反噬。

      迅速擴張

      9月23日和24日,江西上饒,一場集結了全國400多支藍天救援隊隊長的會議召開了。這是一次由上饒市藍天救援隊召開的經驗交流會,張勇全程參與——他是會議背后的重要推動者,也是每一張隊長合照里站在最中間的一個。他認為,這次會議將是藍天救援隊發展的里程碑。

      張勇在會議中反復強調,藍天救援隊到了瓶頸期,已經出現初心不純、技術偏差、紀律渙散、事故多發等實際問題,所以必須要做出一些總結和調整。張勇對《中國新聞周刊》也做了同樣的反思,這幾年藍天救援隊的無序擴張,是很多問題產生的根源,“我們的隊伍迅速在全國建立起來了,但這是一個粗放式的發展,留下了很多隱患”。

      從藍天救援隊的發展史來看,迅速擴張似乎是一種很難避免的結果。

      故事有一個廣為人知的開頭。2008年5月12日,汶川發生8.0級地震,接下來的幾十天,超過130萬名志愿者自發深入災區開展救援,2008年后來也被稱為“中國志愿服務元年”。網名為“遠山”的張勇和幾位熱愛戶外運動的驢友一起進入汶川,他們遇到了來自各地的志愿者,萌發了建立民間救援隊的想法;厝ズ,志愿者們在各地建立了救援隊,都叫“藍天”。除了張勇、邱莉莉等人在2008年11月成立的北京藍天救援隊,青海藍天救援隊、廈門藍天救援隊等隊伍也在2008年成立。

      隨后幾年,各地又陸續出現了許多以“藍天”為名的民間救援隊,大家逐漸形成了一個兄弟聯盟。

      2008年,網名為“農民”的李延照和青島幾名無線電愛好者成立了民間救援組織“青島一七五軍團”,隔年,這個民間救援組織和藍天救援隊有了最初的接觸和合作。2011年,他們將名稱改為“青島紅十字藍天救援隊”。

      1965年出生的“老仔”曹春雨是安徽阜陽的企業家。2010年4月14日,玉樹發生7.1級地震,他看到災區需要挖掘機等大型設備的消息,“這些我都有啊”。于是曹春雨和自己的大哥等一行7人帶著設備,自發前往玉樹救災。在救援現場,曹春雨遇到了一些陌生人,他好奇:“你是哪里的?”“我是藍天的!薄八{天是干啥的?”對方和他一一做了介紹。當時曹春雨沒地方住,藍天救援隊的志愿者邀請他到隊里的營地住下。從玉樹回去后,曹春雨就建立了阜陽藍天救援隊,這是安徽第一支民間救援組織。

      莫日華在2014年初識“藍天”。2014年1月11日,云南香格里拉古城發生大火,當時莫日華正在香格里拉經營民宿。在救災現場,莫日華看到了很多穿藍色制服的人,留心一問才知道,他們不是消防隊員,也不來自部隊,而是志愿者。莫日華有幾個總一起組織戶外徒步和攀登雪山的朋友,大家掌握一些攀爬、繩索、醫療技能,也曾在戶外活動中幫助中暑的、被蛇咬的、摔骨折的人。因為工作原因回到老家桂林后,莫日華和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一拍即合,在2014年9月成立了桂林藍天救援隊。

      關于那幾年全國各地涌現藍天救援隊的原因,青島紅十字藍天救援隊隊長李延照這樣總結:民間救援組織有趨光性,當藍天救援隊掌握了一些資源的時候,勢必會有很多團隊趨光而來,“如果做一支新隊伍,很難快速成長為一支有認知度的救援隊,但是借助藍天的光,新隊伍很快就可以借光而行,不用自己再生火”。

      新隊伍加入藍天救援隊體系的好處顯而易見!叭绻覀儧]有加入藍天救援隊,從零開始建立一個新的隊伍,等于要摸著石頭過河,過程中可能就‘掉’到河里了!蹦杖A認為,藍天救援隊的體系已經總結出了一套可以拿來借鑒的經驗,比如如何培訓新技能,比如前往不同的災難現場要如何準備,還能夠在購置裝備時為大家談下比較優惠的價格,能夠大大提升隊伍建設的效率,同時減少隊伍建設的成本。

      新隊伍和藍天救援隊是雙向奔赴的。2012年加入北京藍天救援隊后,曹偉偉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是張勇的助理。她對《中國新聞周刊》說,2014年開始,藍天救援隊的目標是要在全國建立隊伍,具體說來,一旦有災難發生,藍天救援隊接到消息后要在3分鐘之內響應,5分鐘崗位就緒,3小時以內到達現場開展救援,“所以我們想要迅速擴張隊伍,哪里需要救援,哪里就有我們”。

      在2014年9月,國內共有108支藍天救援隊。而到當下,這個數字是接近1000支。在民間救援力量蓬勃發展的草莽時代,迅速擴張是好事,但也成為了雙刃劍。張勇在近幾年的反思中不斷提及這一點。

      今年8月,結束涿州水災救援后,張勇在朋友圈發表長文,“我們沒有跟上,大團隊的問題是粗獷發展,不好剎車……隊伍發展到1000支,素質卻整體下滑”。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5年前,藍天救援隊在民眾的印象中還是非常專業的,這5年間,很多優秀的民間救援隊后來居上,在紀律、隊伍建設、專業性等各方面都做得不錯,而藍天救援隊卻在原地踏步,整體素質還在下降。

      這種下滑與迅速擴張有關,也與藍天內部早有端倪的持續分裂密切相關。

      不可避免的分裂

      在上饒的會議上,張勇協同參會的幾百支隊伍公布了“藍天救援”的新標識,相當于和使用“BSR”(Blue Sky Rescue)標識、追隨曹偉偉的藍天救援隊進行了切割。接下來的10月,張勇在自己的公眾號“遠山說”連續很多天發了一樣的文章,宣告藍天救援隊標識系統的更換。

      作為反擊,由曹偉偉擔任法人代表的北京藍天救援隊于10月1日在公眾號發布文章,稱藍天救援隊的相關標志、標識并未更新或變更,“張勇因違紀被北京藍天開除,無權繼續使用藍天救援相關標志、標識”。

      分散在全國各地的藍天救援隊隊長,一部分已經開始使用張勇宣告的“藍天救援”的新標識,一部分還在堅持使用“BSR”的標識。

      至此,藍天救援隊的分裂從過去的暗潮洶涌變成明面上的涇渭分明。張勇與曹偉偉為何走向決裂?所有對《中國新聞周刊》談及此事的人給出了不同的故事版本。有人提到情感糾葛,有人提到財務問題,有人提到利益之爭,中間的情節甚至涉及公章爭奪。兩位當事人在對話中回避了導致糾紛的核心原因,只是反復貶損對方的品格。

      對于這種現狀,見證了藍天救援隊十幾年發展的“老人”并不意外。這些年來,藍天救援隊內部持續在發生小的分裂。許多地方的藍天救援隊名為“藍天”,實際上已經是完全獨立的隊伍。

      青島紅十字藍天救援隊的退出在其中頗具代表性。這支隊伍2011年加入“藍天”,2013年就退出了。李延照說,當時,他們就認為“藍天救援發展中存在嚴重的浮躁造神與盲目崇拜問題”,因此在2013年年底的隊委會上,團隊一致通過了退出藍天救援體系架構的決議。

      造神與崇拜確實是藍天救援隊曾經的一種宣傳手段,大約始于2012年。曹偉偉回憶,剛進入藍天救援隊時,她就聽大家說,張勇賣掉了房子,拿出全部家當做公益,大家都格外佩服他!拔覍W過市場管理,對于人物包裝非常有經驗。去了藍天之后,我說任何團隊的發展都要有一個領頭羊,所以一定要把張勇包裝成團隊的靈魂。誰從外地過來想見他,都得先預約。所有媒體采訪,全部都給張勇一個人。一定要對外宣傳,張勇為了藍天付出了多少!

      不過,真正在藍天救援隊內部造成較大的分裂的,是2014年的《阜陽公約》。這一年9月,國內108支藍天救援隊全部來到阜陽參加全國隊長會議,簽署《阜陽公約》。這份公約在藍天救援隊的發展過程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它讓藍天救援隊的隊員接受統一理念,在大型救援行動中要服從統一協調指揮,把藍天救援隊不做商業的理念白紙黑字寫了出來,同時,公約也改變了過去各地藍天救援隊“聯盟”的屬性。

      《阜陽公約》第四條寫道:“藍天救援隊總部與全國各地藍天隊伍的關系是直屬管理關系,不是聯盟關系。藍天各地申請建隊由總隊派出聯絡官進行審核和考察,符合藍天建隊標準經批準可以建隊……各地藍天隊伍的日常管理獨立運作總部不參與管理,組織架構的變更及時上報總部備案!

      北京藍天救援隊和全國各地藍天隊伍直屬管理的關系,在后來被認定為不合法。2016年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關于改革社會組織管理制度促進社會組織健康有序發展的意見》中明確規定,嚴禁社會組織之間建立垂直領導或變相垂直領導關系,嚴禁社會組織設立地域性分支機構。

      《阜陽公約》的第四條后來也將“直屬管理”的說法更正為“品牌授權”,北京藍天救援隊是品牌方,形成“北京隊、各省品牌督導官、地方隊”的結構。

      曹偉偉說,《阜陽公約》簽署前,幾位藍天救援隊的核心成員和律師開了一次團隊會,認為這樣的管理方式更有利于藍天救援隊的發展,而《阜陽公約》也把張勇“真正抬到了一個老大的位置”。

      李延照拒絕簽署這份在他看來具有霸王條款性質的公約。盡管青島紅十字藍天救援隊在2013年就決定離開,但隊伍并未發表退出藍天架構的聲明,直到《阜陽公約》,青島紅十字藍天救援隊才與藍天救援體系決裂。2018年,這支元老級隊伍對外宣布使用“青島紅十字搜救隊”的隊名,與藍天救援體系劃清界限。

      接下來的幾年,陸續有更多隊伍因為不認同北京藍天救援隊的管理方式而選擇離開。曹春雨帶領的阜陽藍天救援隊原本簽署了《阜陽公約》,“當時沒有覺得哪里不對,大家搭幫干活多好啊,協同的力量更大”,但是漸漸地,曹春雨感覺這份公約反而讓隊伍套上了“緊箍咒”。例如作為安徽的聯絡官,他去省外交流需要和北京藍天救援隊報備,和其他公益組織的合作交流也受到限制。2016年3月,曹春雨辭去藍天救援隊安徽聯絡官的職務,當年8月宣布退出《阜陽公約》;北京藍天救援隊隨后也發布公告,取消曹春雨的藍天救援隊隊籍。

      還有許多分裂發生在不為人知的地方。即便是與風暴中心相距甚遠的桂林藍天救援隊,也在這些年持續發生著隊員退隊、甚至在當地重新組建新隊伍的情況。

      “民間救援隊的一個特點,就是經常分分合合!惫嫒耸苦嵭(化名)投身于公益救援十幾年,與國內眾多民間救援隊關系密切。他發現,民間救援組織因為具有志愿屬性,很難對成員進行管理,只能引導,一旦出現理念不合,很容易就產生分裂,也因此各地裂變出了越來越多新的民間救援隊。

      藍天救援隊如今的分裂處境,有個性原因,也是民間救援隊發展的規律使然。只是絕大多數藍天救援隊隊員仍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么,但默默承受著分裂帶來的后果。莫日華說,雖然大家都是藍天救援隊,穿著一樣的衣服,做著一樣的事情,但是出現了不同的派系,“我們作為隊長都是一知半解,普通志愿者就更迷茫了。只能安慰自己,做好自己的事,幫助更多的人”。

      不再先進的專業技術?

      在分裂之外,這些年,藍天救援隊發生了數起救援中的傷亡事件,他們正面臨著一個更嚴厲的指控——技術不再先進。

      今年7月,北京遭遇強降雨,房山藍天救援隊隊員王宏春和劉建民在搶險救災中遇難。

      2021年11月,邯鄲大名縣藍天救援隊隊員梁振鋒在執行義務搜救打撈任務中,因救生艇側翻遇難。12月,邯鄲臨漳縣藍天救援隊隊員孫曉森和廣平縣藍天救援隊隊員武海義在執行同一個搜救任務時遇難。

      2019年8月,深圳市藍天救援隊隊員許挺秀和尹起賀在參加惠東縣白馬山救援行動中遇難。

      每當有志愿者在救援中遇難,藍天救援隊的隊員都會陷入巨大的悲痛。張勇也一樣。他反思,藍天救援隊這幾年出現的部分傷亡事故與專業技術和安全意識的缺失有關。

      專業性在救援中是最重要的,所有投身于民間救援的人都這么說。邱莉莉曾在很長一段時間里不接受對于民間救援志愿者歌功頌德的報道,因為擔心這類報道會助長志愿者“舍己救人”的心態。她認為,救援一定要理性、科學,志愿者一定要專業,并且救援他人的前提是要保護好自己。

      早年間,藍天救援隊是以注重專業技術為圈中人稱道的。張勇說,最早成立藍天救援隊的時候就有規定,入隊志愿者至少要具備三種技能:第一是急救能力,要有急救資格證書;第二是能熟練使用無線電通訊設備,有無線電操作證書;第三是要掌握基礎的繩索技術。

      一般志愿者進入藍天救援隊后,經過三個月到半年左右的培訓,通過相關專業技能、隊列、紀律考試,滿足了服務時長,可以申請成為預備隊員。這之后,還要完成藍天救援體系的培訓科目,“到了這個階段就可以選方向”,張勇說,因為救援的類型太多了,包括山野救援、水域救援、地震救援、城市救援等,普通隊員不可能每一樣都精通,可以依據個人興趣選擇。

      藍天救援隊的培訓體系中,地震救援技術基本來自于鳳凰嶺。位于北京西郊鳳凰嶺的國家地震救援訓練基地,被圈內人稱為中國救援隊伍的“黃埔軍!,是可以模擬多種救災環境開展搜索、營救、緊急處置、指揮等內容培訓的國家級地震應急救援訓練場所。經過北京紅十字會的牽線,藍天救援隊在2009年上半年就有隊員到鳳凰嶺培訓,到了2011年就開始組織全國的藍天救援隊到鳳凰嶺培訓。

      民間救援志愿者以去過鳳凰嶺訓練為榮,而在藍天救援隊的體系,志愿者每年都可能有幾次機會去鳳凰嶺。即便是沒有去過鳳凰嶺的志愿者,也會通過老隊員的“傳幫帶”學習最受到認可的地震救援技術。

      還有很多救援技術,源自民間救援隊自己的鉆研。

      “老仔”曹春雨在圈子里頗有名望,因為他是民間鉆研水上救援技能具有代表性的人物。2000年初,國內“挾尸要價”現象頻發。湖北荊州大學生在2009年為救溺水兒童犧牲后,打撈公司打撈尸體時漫天要價,引發公眾憤怒。阜陽是平原地區,水多,溺亡事故多,“高價打撈”也多,這讓曹春雨決定探索水上救援方向,免費打撈尸體。為此,曹春雨在2010年開始通過各種機會學習水上救援技能,自費去日本學習,并且發明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老仔鉤”系列打撈工具,用于打撈溺水者。此后,曹春雨還到全國各地對許多民間救援隊進行過培訓,并且免費贈送“老仔鉤”。有媒體報道,全國約90%的民間救援組織獲贈了“老仔鉤”等打撈設備。

      “這10年,基本上哪個地方再發生溺亡事故,很快就有救援隊去打撈,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鼻窭蚶蛘f,國內“挾尸要價”的現象幾乎已經終結了,這和曹春雨的努力是有關系的。

      除了水上打撈,水上救援各種細分領域的專業技術也在民間救援隊的鉆研中精進著,包括工程潛水、沖鋒舟操舟、激流救援等等。鄭小寧說,盡管民間救援隊的水域救援技術一開始是從國外傳進來的,不過經過民間救援隊的學習和實踐,現在中國的水域救援技術在全球都走在前面。

      但是張勇反思,藍天救援隊的專業技術在2018年后確實是落下了。他認為這是隊伍迅速擴張和管理模式的不匹配導致的。他提到,2018年,國家對于社會組織的注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只要救援隊沒有注冊而展開活動,都是非法組織,“這是好事,更規范了”。但是他認為,曾經藍天救援隊對地方的隊伍建設有極高的要求,必須達到一定標準才能建隊,而2018年之后,救援隊要先注冊才能展開活動和培訓,“所以會發現,有些隊伍的人根本不行,但是他們已經注冊了,很多出事的就是這樣的隊伍”。

      此外,2020年以來,藍天救援隊已有3年多沒有組織到鳳凰嶺的培訓。曹偉偉認為,這是前幾年疫情防控所導致的。

      不過,在圈內人看來,在這些原因之外,藍天救援隊技術培訓的專業性也值得探究。

      2021年9月,藍天救援隊在湖南常德柳葉湖開展了水域救援教官選拔和培訓。李延照是水域救援領域的權威人士,他在看到常德水域選拔和培訓的方案后,第一感覺就是科目和時間都不夠,而且地點是在平靜水域,“我們平常給消防搞培訓,一定是動態水域,而且是越危險的水域越好,這樣才能提升救援人員的大腦與肌肉的協同記憶能力”。

      兩個月后,河北邯鄲出現8天內3名藍天救援隊志愿者落水遇難的事故,其中第一位志愿者在執行義務搜救打撈任務中落水遇難,后兩位志愿者又在幾天后執行同一個任務時出事。事后,多家媒體對事故進行了報道,指出現場指揮可能存在判斷錯誤、志愿者接受的培訓不夠。這一切都指向了這些年藍天救援隊專業性上的缺失。

      邱莉莉說,救援隊員的涉險和遇難,某種程度上說和管理有關系,領導救援隊伍的人如果一直把注意力放在互相斗爭上,就會沒有心思精進技術。李延照也認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專業需要付出代價,要么是物質,要么是生命”。

      如何造血?

      今年土耳其地震期間,藍天救援隊一共派了數百名志愿者前往救災,桂林藍天救援隊也去了5個人。一趟10多天的國際救援下來,桂林藍天救援隊一共花了9萬多元。

      救援是一件需要大量資金的事,每一個環節都在花錢。莫日華舉例說,如果出一趟水災救援的任務,隊里通常要去10~15人不等,要出油費、過路費、后勤保障費,到了當地車子會泡水、裝備會損失,又需要維修費。救援裝備的配置也很昂貴,“一個繩索救援小組是6~8人,全部裝備算下來少則十多萬元,多則三四十萬元”。

      藍天救援隊成立以來,張勇就強調要做“純粹的公益”,不搞商業化,這是他讓許多志愿者尤其欽佩的地方。曹偉偉說,剛進藍天救援隊時,她正是被這種理念所吸引。許多志愿者都因為這個“烏托邦式的理想”加入藍天,“我們做救援不收老百姓一分錢,不拿群眾一針一線,這多牛啊”。

      作為志愿者時,莫日華考慮到的只有救援,但作為志愿團隊的管理者時,莫日華要考慮的事就變多了。購買設備、培訓技能、外出救援都離不開資金,沒有資金,隊伍根本無法發展,而這些資金往往需要志愿者支付不少的一部分。5個隊員去土耳其救援花的錢是大家平攤的,每個人都出了將近2萬元。

      藍天救援隊的資金來源有三類,一是志愿者無償資助,二是社會的無償捐助,三是政府對救援服務的行政采購。張勇承認,藍天救援隊的資金來源還不夠穩定,“確實沒有健康的造血機制”。這在某種程度上制約著藍天救援隊的發展。

      民間救援組織中,不少隊伍的造血機制和藍天救援隊存在區別。

      李延照所在的青島紅十字搜救隊現有155人,其中專職隊員27人,年初去土耳其救援派出了23人的小分隊,大概花了70萬元,救援隊員沒有出錢。

      技術培訓是青島紅十字搜救隊最主要的資金來源。李延照是國內最早做急流、舟艇、繩索、冰面等綜合救援技術培訓的救援人士之一,這些年來,李延照和隊里的骨干隊員一直在為全國各地消防做培訓,培訓所得的師資費會回流到團隊的資金池,用來做公益救援。

      阜陽藍天救援隊現在已經更名為阜陽中青應急服務隊,它的資金來源更為特殊,也很難復制。曹春雨在做救援之前是企業家,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自己“算是個家底厚的人,基本上是我一己之力撐起這個隊伍”,做救援的這些年,曹春雨說自己至少花了幾百萬元。

      深圳市公益救援隊在民間救援組織中有著很高的知名度,鄭小寧說,這支隊伍也是民間救援組織中造血機制比較健康的。

      深圳市公益救援隊隊長石欣對《中國新聞周刊》說,2008年剛成立時,深圳市公益救援隊同樣需要志愿者自己掏錢外出學習,裝備也都是志愿者自己買。到了2009年,深圳市公益救援隊已經與一個公益基金會合作,每年會得到5萬元到10萬元不等的用于救援的贊助費用,也與保險公司談好了贊助,以優惠的價格為隊員上了保險。隨著隊伍發展,深圳市公益救援隊與更多公益基金會談了合作,并在2014年進入深圳市政府采購名錄,開始接一些政府的競標項目,“目前,政府采購服務占到我們收入的八成左右,解決了隊伍持續發展的問題”。

      對于如何拓展資金來源,藍天救援隊還沒有更多新的想法。曹偉偉說,資金多就多干一些事,資金少就少干一些事,“社會組織就是這樣,做能力范圍之內力所能及的事”。

      轉型的時刻

      隨著藍天救援隊的分裂幾乎已成定局,大家開始猜測這支龐大的隊伍將會裂變成什么模樣。

      似乎已經出現了三個“藍天”。一個是跟著張勇的“藍天”,也就是參加了上饒會議的400多支藍天救援隊;一個是跟著曹偉偉的“藍天”;還有一個是兩邊都不跟的“藍天”。

      幾位和藍天救援隊有淵源的人都認為,未來或許不止有三個“藍天”。邱莉莉說,誰也不跟的那些隊伍,全國有很多,彼此也沒有什么聯系,都是各干各的,“那就是1+1+n個隊伍”。

      但無論是哪個“藍天”,都共同地走到了要轉型的時刻。

      “藍天救援隊最早是從山野救援開始的,以它為代表的民間應急救援力量最初之所以發展起來,是因為中國承擔法定救援職能的消防當時還無法承擔這樣的山野救援!鼻窭蚶蛘f,隨著中國應急行業的發展,特別是應急管理部在2018年成立,民間救援組織需要尋找新的定位。

      它們的一個發展方向是屬地化,配合當地應急系統,扎根社區。許多民間救援隊已經開始這么做了。

      曹春雨所在的阜陽中青應急服務隊現在基本只在阜陽展開救援,他認為,其他地方現在都已經有了救援隊伍,本地隊伍對本地情況最為了解。深圳市公益救援隊現在擁有690多名隊員、900多名志愿者,原本就是一個主要服務深圳本地的民間救援組織。石欣說,深圳共有11個行政區,深圳市公益救援隊已經和7個區的應急管理局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打算往街道、社區扎根,“我們的想法是至少每個街道都有我們的隊員,能夠做到第一(時間)響應”。

      在上饒的隊長經驗交流會上,張勇表達了類似的想法,“這幾年中國的應急管理事業得到了很快的發展,當官方救援隊的救援力量足夠的時候,民間組織應該做什么?”張勇考慮,藍天救援隊應該做成扎根社區的社會組織,協助社區做好應急能力建設,配合政府做好輔助的應急服務,包括對于社區的減災防災培訓。

      民間救援組織的另一個發展方向是國際化,或者以邱莉莉的說法是,“發生全球重大災難事件時,保證中國救援不缺位”。今年土耳其地震期間,已經有很多中國民間救援隊走出去了,藍天救援隊是其中一支龐大的力量。邱莉莉認為,中國社會應急力量往海外走,其實也是“彰顯中國負責任大國的形象”。

      不過,在民間救援組織尋找新定位的過程中,一些亂象也出現了。莫日華發現,現在在大災救援現場,常會出現一些不具備專業技能的隊伍,大約占三成左右,這些隊伍在網上買幾件衣服,買個沖鋒舟,就跑到了救災現場,“除了添堵,什么也做不了”。

      根據應急管理部的數據,截至2022年,全國共有社會應急力量2300余支。這其中,鄭小寧認為,非常專業的隊伍不超10%,“沒有5年,一個民間救援隊伍不可能發展成真正專業的救援隊伍”,只有這些專業隊伍才具備到大災現場救援的能力,剩下的隊伍還是適合立足于本地,服務社區。

      正因如此,鄭小寧說,一定要劃清專業和非專業的界限,并且要形成清晰的標準:專業救援隊到底需要多專業?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成協中此前承擔了應急管理部政策法規司的一個課題——關于應急救援隊伍的法制化建設。他對《中國新聞周刊》說,應急管理部對于社會應急力量的發展已經有了一些制度上的規劃,目前還在推進中。2022年底,應急管理部等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進一步推進社會應急力量健康發展的意見》,其中包括探索把民間救援組織納入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專業救援隊伍等共享共用的聯合培訓演練,未來還會繼續推動社會應急力量分類分級工作。

      張勇說,藍天救援隊之后希望把培訓體系標準化,既有標準化的教材、標準化的教官團隊,也要有標準化的課程,“隊伍能力建設不能放手”。

      “大家都在咬牙堅持的原因,是真到了發生災難的時候,需要有人去救援!编嵭幷f。藍天救援隊也正是這樣。在這個江湖中,盡管紛爭持續不斷,但一旦有人陷入危難,還是先把分歧擱置,一同救人。這是所有志愿者投身于公益救援的初衷。

      《中國新聞周刊》2023年第40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av五月天_久久人人97超碰爱香蕉_最新中文字幕av无码不卡_国产裸拍裸体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