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新網福建新聞正文

    員工離職后“網絡大號”該歸誰

      閱讀提示

      勞動合同解除時,員工在工作期間使用的微信賬號是否需要返還公司?網紅主播與其經紀公司解約后,直播賬號歸誰?解除勞動合同后賬號能換綁嗎?當前,圍繞社交網絡賬號歸屬問題產生的新類型糾紛增多。法官指出,實名認證并不是判定賬號使用權歸屬的唯一根據,要綜合考慮當事各方法律關系、賬號運營等情況,合理確定賬號歸屬。

      員工離職后,其曾運營的“百萬粉絲大號”能否被單位收回?網課教師的課后“小灶”賬號,到底該歸誰……

      眼下,很多單位利用社交網絡平臺獲取粉絲和流量,擴大自身影響力。由于社交網絡賬號的流量價值與日俱增,用人單位與員工之間圍繞賬號歸屬問題引發的爭議頻頻發生。

      法官指出,要綜合考慮當事各方法律關系、賬號注冊的目的和過程、賬號運營等情況,合理確定賬號歸屬。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在使用賬號前,可通過協議對相關問題進行細化約定,避免日后發生爭議。

      “網紅”賬號歸誰引爭議

      在廣東省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近期審理的一起案件中,佛山某電臺與麥朋初就某短視頻平臺賬號“DJ初仔小朋友”(后改名為“DJ初仔大朋友”,以下簡稱“初仔號”)的使用權歸屬問題產生爭議。

      判決書顯示,麥朋初是該電臺主持人。2017年7月,麥朋初以個人名義在某短視頻平臺申請注冊“初仔號”,綁定個人手機號碼并實際進行使用。2019年5月,該電臺決定將“初仔號”用以輔助開拓業務。

      記者在涉案短視頻平臺上查詢到,截至目前,“初仔號”已擁有近257萬名粉絲,4182萬個點贊。

      2019年5月至2021年9月,麥朋初按照該電臺要求發布電臺相關視頻及直播內容,同時自行制作個人視頻及直播內容并發布在涉案賬號。其間,該電臺、麥朋初對于賬號的運營均有資金投入。2021年9月,麥朋初提出辭職。當年10月,該電臺提起訴訟,認為“初仔號”歸屬于該電臺,麥朋初應辦理離職交接手續。麥朋初則認為賬號應歸自己,雙方就此產生爭議。

      該案審判長、廣東省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四級高級法官崔景誠介紹說,從涉案賬號的注冊、使用及發展過程來看,麥朋初個人注冊賬號初衷是為了自用而不是用于電臺的節目運營,并非因履行職務行為而注冊。從電臺的舉證來看,其主張的投入、工資報酬本身是電臺應向員工支付的勞動用工成本。涉案賬號具有明顯的個人屬性,麥朋初除了通過該賬號發布其自身制作的作品外,還通過賬號進行個人購物和消費。因此,法院審理認為,涉案賬號的使用權應歸屬于麥朋初。

      新類型糾紛爭議焦點很多

      “本案為新類型糾紛,爭議焦點很多!贝蘧罢\分析說,關于案由,目前有觀點認為屬于勞動爭議,還有人認為屬于知識產權糾紛、合同糾紛等;另外,賬號的法律屬性如何認定、使用權歸屬何方等問題均存在爭議。

      記者查閱近兩年的裁判文書發現,負責運營社交網絡賬號的員工離職后,與“老東家”產生矛盾甚至對簿公堂的不在少數,爭議的表現形式也越來越多樣化。例如,勞動合同解除時,員工在工作期間使用的微信賬號是否需要辦理交接、返還公司?網紅主播與其經紀公司解約后,直播賬號歸誰?解除勞動合同后賬號能換綁嗎?申請換綁是否涉及侵權?

      前不久,福建省廈門市思明區人民法院發布了一起案件,網課老師小文就遇到了類似的問題。

      小文畢業后入職一家網課直播機構,用機構的兩個賬號“方方”“圓圓”(均為化名)開設網課教授數學知識。工作之余,他在直播平臺上注冊了賬號“小文授課”(化名),在個人直播間教授數學知識。半年多后,小文提出離職,并移交了機構的兩個賬號。沒想到,機構還要求小文歸還“小文授課”賬號及其運營期間的營業款。

      直播機構認為,小文通過機構賬號收獲了一定的關注度,自己又開設賬號營利,直播內容與機構的網課內容高度重合,其離職后應把所有賬號都交給機構,并退還直播收入。小文則認為,“小文授課”屬于個人所有,直播時間幾乎是在晚上9點后,是在工作時間之外。

      法院經審理認為,“小文授課”賬號的注冊信息、收款賬戶都不涉及網課直播機構,且直播時間都在工作時間之外,不能證明直播收入是小文執行機構網課任務產生的收入,所以機構要求返還該賬號及運營收入缺乏依據。但是,小文在入職后開展與網課直播機構具有競爭關系的業務,涉嫌違反與機構的約定,給機構造成的損失雙方可自行協商解決,機構也可另行依法主張權利。

      雙方可通過協議細化約定

      “在實踐中,用人單位或是為員工提供社交網絡賬號,或是要求其自行注冊,賬號的具體運營通常由員工負責!蔽錆h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班小輝介紹,一旦社交網絡賬號形成一定的經濟價值,雙方可能就賬號權益歸屬問題產生爭議。在目前的司法實踐中,法院通常將社交網絡賬號作為一種網絡虛擬財產權利加以保護。

      班小輝認為,首先要關注賬號的注冊信息,如果賬號是以用人單位名義注冊,員工基于工作職責進行運營管理,賬號權益一般應歸屬于用人單位。如果員工自行注冊和使用賬號,通常應認定賬號權益歸屬于員工。

      “但是,注冊信息僅是形式判斷標準,還要分析社交網絡賬號的實際使用情況!卑嘈≥x表示,當員工個人注冊的社交網絡賬號內容與用人單位的工作內容出現高度關聯時,裁審機關仍需審查賬號的實際使用情況,權衡賬號所涉及的雙方合法權益。

      小文案的審理法官也指出,目前,實名認證并不是判定賬號使用權歸屬的唯一根據,要綜合考慮當事各方法律關系、賬號注冊的目的和過程、賬號運營等情況,合理確定賬號歸屬。

      為避免出現賬號使用權的歸屬爭議,小文案的審理法官建議,企業和勞動者可事先通過協議明確賬號的權屬,并就雙方權利義務、賬號運營管理等進行細化約定。同時,根據平臺規則,針對不同的賬號做好內部管控流程,并保留好相關證據。

      此外,班小輝提醒,賬號使用者要遵守網絡空間治理規范。部分用人單位未經員工同意,即利用其個人信息注冊賬號,并將賬號作為工作賬戶隨意出借使用,這不僅違反了互聯網賬號名稱和信息管理的相關規定,侵犯了員工個人信息權,也為日后埋下糾紛隱患。

      張菁

    伊人久久大香线蕉av五月天_久久人人97超碰爱香蕉_最新中文字幕av无码不卡_国产裸拍裸体视频在线观看